蓝鲸阁悦
产品搜索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571-87699876
联系手机:15257171170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对抗医学与自然疗法

 

“自然疗法”流行于欧美,将人体视为一个系统,目前已是令全球关注的有效健康养生方式。

目前我们所了解的医学,可以分为两大类:对抗医学和自然疗法。

对抗医学包括药物、手术、放疗、化疗等,兴盛于二次世界大战。当时,战场伤亡巨大,为了延续士兵岌岌可危的生命,医生及药剂师发明了各种化学药物,如抗菌药、消炎药、增加或降低血压、血糖的药等等,这些药物对于紧急抢救伤病员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它的原理是:消灭一切可能致命的病菌,以此来减轻伤病员的身体负担,让那些因为枪炮受伤的士兵得以脱离生命危险。由此,对抗医学成为我们的主流医学,逐渐垄断了全球医疗体系。

而“自然疗法”这个名词(简称CAM: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的略语)从欧美开始流行,也称“替代疗法”或“顺势疗法”,是将人体视为一个系统,其最能被人们愉快接受的原因就是安全、无害,倡导用最温和、天然的方式帮助人体放松压力、改善循环、排除毒素、增加营养,也希望能最大限度地唤醒人的自愈能力,以此达到恢复健康的目的。

自然疗法的一大特点在于“取法自然”,

是指应用大自然提供的物质、资源、环境条件,诸如森林、阳光、海洋、温泉,摒弃化学药物,讲究“绿色”。第二大特点是

“顺应自然”,即按照大自然的规律,调理机体的失衡状态,借以恢复人体的自然之性。包括了:中医、气功、草药、营养、食物、免疫、针灸、推拿、水疗、芳香、磁疗、心理、体育、音乐等,除了西医以外的各种疗法。

日益受到质疑的对抗医学

自然疗法兴盛,令对抗医学在今天的社会开始面对前作未有的质疑。

美国医学协会杂志(JAMA)曾经发布过一篇令人震惊的报告,标题是《住院患者药物副作用的发生率》。其中回顾了39个研究结果,详细记录了美国医院过去30年中药物的副作用。报告认为,即使按照最保守的分析,在1994年因为严重的药物副作用而需要住院治疗的人数也超过了220万人。更令人吃惊的是,这其中有超过10.6万人死于药物副作用,而这些药物都是处方药,并且是在医生指导下应用的。

这份报告在医学界一石激起千层浪。在美国,健康的头号杀手是心脏病,大约每年有74.3万人因此而死亡。其次是癌症,每年有52.9万人被它夺走了生命。第三位是脑卒中(中风),每年大约有15万人死于该病。而第四号杀手居然是合理应用处方药物引发的副作用,大约每年夺走超过10万人的生命。如果再把滥用药物导致8万人死亡的数目也加上的话,药物副作用就会跃居成为美国第三位死因。相比之下,在2001年“9·11”恐怖袭击中丧生的人数不到3,000人。看了这些数字,就能明白为什么JAMA杂志上的这篇文章会引起如此之大的反响了。

虽然很多医疗界人士也质疑报告的完整性和数据的真实性,但由于这份报告的作者也都是医生,并且已经将可疑病例剔除,所以最后还是被认定是有说服力的。这也就是说,对抗医学所使用的药物,某种程度上存在对人体的隐患与伤害。

重负的医保支出让自然疗法复苏

中国是一个药物被滥用的国家,对于这点联合国卫生署都提出了严重警告。在药物监管严格的美国,这样的情况都在上演,那在中国的情况则更可想而知。全世界范围内,医疗开支在国家卫生开支和GDP中所占的份额越来越大。

2013年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中有个主题是“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财政部副部长、国务院医改办副主任王保安表示,国家财政四年来对医疗卫生累计投入22,427亿元。占财政支出的比例,从4.4%提高到了5.7%。中央财政对医疗卫生累计投入6,555亿元,占财政支出的比例,从2.28%提高到了3.19%。如果按照同口径的包含税收后的数字来与国际上其他国家对比,中国的医疗卫生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例在12.5%左右,高于希腊、瑞士等这些发达国家,也高于俄罗斯、巴西、南非这些金砖国家。医保和国家财政堪称处于重负之中。

西方国家已经非常严肃和高度重视这个甚至有拖垮国家财政风险的医疗开支问题,并着手于面对和解决问题。

日本于一个世纪前,曾立法取缔中医,但是却给已经注册开诊的对抗医学留有余地,让西医可以开中药药方,日本称为“汉方”。因此,日本废除了中医而没有废除中药。但从2004年起,日本文部科学省正式为长期被打入冷宫的中医恢复名誉:《中医学概论》被规定列入全国80所专业或综合性大学医学部的必修课程,并在2006年起作为日本医生临床考试内容之一,2008年开始纳入日本医生资格考试的试题范围。

日本政府重新做出历史性医疗抉择,是因为日本厚生劳动省的白皮书显示,日本国民医疗费用快速增长,2007年已超过31兆日元,然而疾病治疗的治愈率却未见增长,基本徘徊在五分之一左右。在国民常见病、多发病的统计中显示,血管微循环障碍如:高血压以及糖尿病等,已成为门诊就诊最多的病症。这些被称为先进发达社会中产生的“生活习惯病”,事实上是对抗医学——西医西药所不能治愈的,但中医和属于自然疗法范畴的食疗、排毒疗法等却往往行之有效。

中国在非典治疗中也遇到过一个问题:凡是中医治好的,都没有什么后遗症;但如果对抗医学治好的,因为使用了大量强的松,都造成了严重的后遗症——肺纤维化、骨坏死,以及病痛导致的家庭破裂、失业、乃至抑郁。

对抗医学和自然疗法的结合

于是有人开始认为,对抗医学能治好的疾病,自然疗法也能治好;对抗医学治不好的疑难病,自然疗法却能治好,这类绝对的排他思维并不可取。西医西药作为对抗医学,之所以在过去的百来年内取代过自然疗法,也是因为其效果迅速、并在对很多细菌感染的治疗中行之有效,例如抗生素的发明,曾在50-70年代的中国,令新生儿的成活率大大提高。然而抗生素的滥用,已经是今天全球医疗界不容否定的事实。

几年前开始,美国著名的哈佛、哥伦比亚、史丹佛大学等13间大学设立有关自然疗法的研究机构,在政府的援助下进行研究工作。亚利桑那大学则成立统合医疗项目,利用西医疗法和自然疗法同时进行临床研究。

美国自然疗法的研究项目包括了:1.营养及自然疗法。2.生活态度的改善。3.调节精神层面。4.环境磁场磁力的影响。5.指压、推拿、气功等疗法。6.药物对生物学的效果。7.草药疗法,这七个项目。

在德国、英国利用自然疗法的人从50%增加到了70%。自然疗法已经成为世界医疗的新潮流。

自然疗法所倡导的身心平衡论

不难看出,在今天的社会,追求自然、回归自然是现代医学核心。

人体是一个自动的平衡系统,人们患有各种疾病。而归根结底,总的原因就是身体功能失衡而致。如人体胰腺的胰岛α-细胞与β-细胞,其功能失去平衡就可能出现糖尿病;足少阴肾经的不平衡,可能出现腰酸背痛、失眠健忘、脱发耳鸣等症候;足太阴脾经的不平衡可能出现疲倦、四肢无力、怕冻手凉、腹胀多气等症候群。

在疗愈手段上抓住机体功能平衡与失衡的核心,是开展自然疗法及提高自然疗法疗效的关键。

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Maslow)认为,人的行为是在需要的基础上、在动机的驱使下产生的。人作为高级生物有很多的需要,必须被满足一些基本的生活需要:包括生理需要及心理(精神)需要,才能维持生命。例如:人体最重要的基本需要就是食物带来的营养,以及作为群居者在家庭、社会中的物质需要和精神需要。此外,还有对于环境、空气、水质量的必须要求——自然环境的差异及生活习惯的不同,更是影响着人体的生命活动,乃至于健康平衡。

在自然疗法重新崛起的今天,水疗和养生行业事实上面对的是前所未有的市场需求,前途光明,因为水疗中心所倡导的身心平衡论正是自然疗法的核心所在。


分享到: